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长公主饶命

第133章 齐都往事

长公主饶命 李子谢谢 2584 2020-12-02 00:33

  

皇帝躺在床上做了一场冗长的梦,昏昏沉沉如置身在阴霾密布的迷雾当中,喘不过气。

皇帝想起了从前他在齐都的日子,那个时候他只是个齐王。

他不是一个幸运的皇子。他在当皇子时也有满腔的抱负,但只是因为他是庶子,不是嫡长子,他就失去了继承大统的资格。

他在做皇子的时候,跟着太傅们勤学苦练,治国理政平天下,他也有很多很多的新奇的想法,得到了师傅和父皇的夸赞。他也很想推行自己的政治抱负,但是他得不到那个机会。

太子登基了。

他去了偏僻落后的齐都做了齐王。

他带着齐都的百姓渐渐改变了一穷二白的面貌,渐渐过上了安稳的日子。可是君临天下的梦也渐行渐远了。

那时候,他有一个妻子,温柔敦厚,与他相敬如宾,奈何产子时去了,留下一痴傻儿。

他觉得老天爷待他不公,总让他成为那个失意的人。

但是他误会了老天爷,老天爷实在是太厚爱他了,所有的失意都为了有朝一日的得意。他没有想到,无论是婚姻还是抱负,他都能迎来那么大的机遇。

他有了一个更美更好的妻子,将他的痴傻儿视如己出。美中不足的是只为他生了个公主。

然而这个美中不足有朝一日也会成为他的优势。

当他的皇兄病入膏肓危在旦夕,当他的储君只有六岁,不谙世事,他的机遇来了。

皇兄要在他与吴王之间择一人为摄政王,辅佐储君直到储君成人。

吴王有一个儿子,而他只有一个女儿和一个痴傻儿。

皇兄虽然病重,依然有他自己的分析。若摄政的权利落到吴王手中,恐怕会对储君不利。而身为齐王的他一个痴傻儿一个女儿,如果此生不能再生育别的子女,那他就没有必要觊觎皇位。

只要让皇兄安心,他就可以摄政。储君年幼,摄政王就等于君临天下。

但是皇兄还不能对他安心,他暂时没有别的好儿子,不代表以后不会有,于是他对自己痛下杀手,他服用了皇兄为他准备的汤药,从此男人生儿育女的功能都丧失了――

皇兄安心的闭上了眼睛。

为了让他坐稳摄政王的宝座,皇兄在闭眼之前还替他扫清了障碍? 让左右宰相合力搞死了吴王和他的儿子――

皇兄是为了他吗?皇兄只不过是为了储君。

皇兄自以为他干的漂亮? 就算是死,所有人也逃不过他操弄生死的魔掌。

皇兄失算了? 皇兄不知道他还有一张杀手锏? 那就是许绍烨。

天下人有几个知道他有一个私生子?

当年在昌京对梦雪一见钟情,将她带回齐都? 碍于妻子,暂时没有将梦雪接进齐王宫? 给她名分? 谁知道一时迟疑竟耽误了梦雪。

他曾对梦雪有很深的愧疚,到后来不由又要赞叹自己有先见之明,一时的缓兵之计竟转变成转机。

梦雪的身份皇兄不知晓,皇兄更不会知道世界上还有个许绍烨是他的亲儿子? 他终于坐稳了摄政王位置? 成功送走了皇兄――

皇兄一死,他立刻从摄政王摇身一变成了新一任皇帝,这期间他设计害死了昌平长公主,昌平长公主手握兵权,绝对会拥护储君? 有昌平长公主在的一日,他都没有办法登基为帝? 成为大周朝第一掌舵者。

做不了天子,他心中的政治抱负就无法推行。

为了天下苍生? 他害死一个昌平长公主算什么?

他从政十余年来,大周海晏升平? 百姓安居乐业? 一派欣欣向荣? 不似先帝在位时,一味利用昌平长公主这个利器扩张版图,南征北战,导致国家库大半的钱财充作军饷,大周成了一个四处侵略的国家,非正义之师,而国内的百姓也没有过上真正安居乐业的生活。

拔掉昌平长公主这根毒钉,储君没有后盾,他放心登基,推行他的治国理念,他势必要成为千古流芳的明君。

不错,做这样一个明君,便是他的理想。

理想,有错吗?

每个人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,总会有些不择手段,有些肮脏,有些不为人耻。

他不觉得是自己的错。

他没有皇兄那样的好命,他不是嫡长子,天生就有皇位等着他。他只有靠机遇和自己的努力。既然机遇出现了,他有了改变命运的机会。那么无论如何,他也要成全自己的理想成为千古一帝。

昌平长公主不只是能征善战的大将军,她还会使用邪门的谤法,能够隔空杀人,这无论如何让他不能安心,哪怕他已经杀死了她,这十余年来,他依然不能睡个安稳的觉。

他时时刻刻提防着,世界上会用谤法的人是不是已经死光了。这个世界上会用谤法的只有两个人,昌平长公主和她的师傅――孤竹国的国师。

国师已被他囚禁。日日夜夜都受到他的监视。

至于他为什么没有杀死他,因为他觉得死人也不能让他安心。比如昌平长公主虽然已经死了,他却日日夜夜都在担惊受怕,怕她会死而复生,还不如一个活人好控制。

这些年为了能够让自己安心,他遍罗天下方士,将他们集中到大周集中到皇宫里,好日日夜夜保护他,防着那该死的谤法!

没有想到这些方士终于有一天能够派上用场,他再一次为自己的先见之明感到庆幸。诚如当年他隐藏梦雪母子身份一样。

一次又一次,他侥幸成为胜利者。这也让他越发坚信,命中注定他就是要成为千古明君,他醒过来,虚脱地挣扎着从床上坐起身,看着近身的太监跪在脚边,他长长地呼出一口气。

“别哭了,我没事。”他同都领侍尽忠太监说道。

尽忠太监擦了泪起来扶他:“陛下受苦了。”

“只要活着受什么苦都没关系。只要我活着一日,就能为我的百姓谋福。唉,还能有比这更幸福得事情吗?”

尽忠听着明帝的话不由心疼,这些年皇帝操劳过度,憔悴了很多,苍老了很多,再不是当初那个意气风发的青年人了。

“陛下,有阿烨可以来为你分忧了,陛下不要再那么操劳了。”

想到自己的儿子许绍烨,明帝的心又揪了起来。

他的儿子还病着呢,这比他自己病了还更加难受。

  

[匿读小说 www.bibi.kim]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